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关你啥事!
    施宗满以为薛以沫在开车,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却不知道,像她这种超凡境的强者,精神力强度已经非常惊人,对附近的所有动静都掌握的一清二楚。

     薛以沫对这几个坑货实在无语,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见周暮奇怪的看着她,只好掩饰道:“我想起了一个笑话,没什么。”

     随即她看着前方,头也不回的说道:“就富轩楼吧,你们去定一个包间,今天这顿算我的!”

     “啊?你和我们一起?“周暮一愣,有点不情愿的样子。

     薛以沫狠狠的白了他一眼,“美得你,我还有事!吃完早点滚回军营,别在外面瞎晃悠!”

     “明白,长官!”周暮严肃的向薛以沫敬礼,扭头兴奋的对后车厢惊恐的挤成一团的六个汉子说:“今天薛统领请客,都别客气啊,谁客气谁就是不给咱们大统领面子,明白不!”

     草!

     几个像鹌鹑一样挤在一起的汉子齐刷刷的对周暮比出一根中指,不敢接他的话。

     嘎吱一声,越野车停了下来,薛以沫熟练的一脚把周暮踢下车,丢给他一张金卡。

     周暮爬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等533小队几个人艰难的爬下车,才举起金卡对薛以沫挥手:“慢走啊,长官!不送了啊,长官!”

     薛以沫懒得和周暮计较,只想和他离得远远的。很快就消失在周暮等人的视野里。

     周暮目送薛以沫离开,才拿起金卡狠狠的亲了一口,“哈哈,富轩楼,老子来了!”

     “周暮,别的不说了,你真牛逼!”施宗轻轻的拍拍周暮的肩膀,已经心服口服:吃软饭吃的这么高大上,也是不容易啊!

     这要不是托周暮的福,施宗等人想都不敢想,竟然能到富轩楼大吃一顿。

     这富轩楼可是西凉城最顶级的酒楼,没有之一,特色就是各种以源兽为主材的源食,而且价格公道,服务周到,口碑极好。

     但是价格公道这个评价,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最起码,一桌普通的源食都是二十万起步。

     当然了,富轩楼本身的服务和品质倒是对得起这个价钱!

     这不,一个穿着精致长裙的美女立刻迎了上来,非常礼貌的将周暮等人迎进富轩楼的大厅。

     从外面看,富轩楼并无特别之处,周暮觉得和前世的一些大酒楼并没有什么区别。但一走进大厅,另一个世界向周暮敞开了怀抱:

     方圆百米的大厅,直达顶楼的巨大天井,以及大厅中央一颗极为夺目的璀璨植物,无不提醒着周暮,这里不是地球!

     周暮也不算孤陋寡闻,但这棵植物实在让他大开眼界:

     形似松树,却高达二十多米,每一片针叶都散发着璀璨的光芒,就像一根巨大的灯塔。再配合一些摆放精妙的镜面,就光靠这棵树,就将整个大厅每一个角落都照亮,而且沐浴在这光芒之中,令人情不自禁的生出心旷神怡之感。

     似乎是看出了周暮的惊讶,美女接待员淡淡一笑,“这就是我们富轩楼的镇店之宝:七宝玲珑松!”

     听到这么高大上的名字,周暮看着这棵松树,口水都快要留下来了。

     貌似很好吃啊!

     施宗一把拽过周暮,脸色十分难堪,毕竟身上还穿着军装呢,天狼军团的徽章还挂在胸口,这下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周暮被拉得踉跄不止,却坚持别过头盯着这棵树,死活不肯将目光移开。

     “周暮,别看了,这里好多人呢!”谢镇龙也看不下去,小声提醒道。

     周暮这才依依不舍的回头,跟着一众人向大厅深处走去,心里暗暗纳闷,这棵树应该不能吃啊?为什么会勾起我的食欲?

     原来,他的麒麟血脉突然蠢蠢欲动起来,时隔好几天,周暮已经忘记了他还身负麒麟血脉的事。但在他看见这七宝玲珑松的一瞬间,一股无可遏制的欲望从心中升起,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吃了它!

     吃了它!

     周暮无语,强行压抑着这股欲望,对正在详尽的介绍富轩楼的特色菜的美女招待说,“美女,这棵树就是装饰用的吧?”

     美女招待顿时楞了一下,才捂着嘴浅笑道:“这位小兄弟好幽默,大名鼎鼎的七宝松子都不知道?”

     周暮嘴一撇,麻蛋,挖苦我孤陋寡闻是吧?

     今天心情好,老子不跟你计较!

     施宗看出周暮有点不爽了,连忙接过话题,说:“怎么?我也不知道七宝松子,有什么了不起的吗?”

     “呵呵。”美女招待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知道她已经让这些客人有点不舒服了,连忙转移话题:“各位这边请,

     “我们要包间,还有空房间吗?”施宗没什么经验,张口就问。

     果然,美女招待微微一躬身,表示歉意,才开口道:“对不起,我们的包间只接受预定。”

     周暮二话不说,拿出薛以沫的金卡,递给美女招待,“有这张卡,能给我们开个包间了吗?”

     美女招待接过金卡,顿时瞳孔一缩,连忙再次弯腰,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才起身恭敬的说道:“您几位稍等片刻,我去核对一下这张卡的信息!”

     “行吧。”周暮也懒得管,继续盯着这棵松树观察,想弄清楚到底他的血脉为什么会对这棵树这么有兴趣。

     施宗在周暮旁边嘿嘿直笑:“你真不知道这棵树的来头?”

     见周暮摇摇头,施宗才正经起来,“这是富轩楼的镇店之宝,据说浑身是宝,尤其是刚才说的七宝松子,据说一年结一次,一次只能收获上百颗松子。”

     533小队的几个士兵都出身普通,自然不知道这些事情,于是围拢过来听施宗吹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施宗倒也挺有耐心,“别看一年有上百颗松子,其实真不多,你们知道万宝阁吧?这玩意曾经有一颗在万宝阁拍卖,结果你们知道多少钱成交吗?”

     “能别卖关子吗?老大!”周暮无语。

     “嘿嘿,别急啊。我得到的准确消息,那一颗的拍卖价是十五万大夏币!”

     “我靠!”周暮心里一算,吓得直接爆粗口了,“等于说这棵树一年就能收获一千多万啊!?”

     “是的,这位先生说的没错!”一个甜美的女声响起,“咱们这七宝松子可是物有所值哦!”

     周暮回头一看,一位相貌清丽,气质优雅的长裙美女站在他面前,递过一张金卡,脸上笑意盈盈,显得格外恭顺。

     见周暮将金卡随意地揣在口袋里,长裙美女不动声色的迅速打量了一下周暮,脸上的笑容更甚,声音更是甜的可以挤出蜜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黄青青,是西凉城富轩楼的主管,你们叫我青青就行了。”

     周暮耸耸肩,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没兴趣听她闲扯,“包间能给我们了吗?”

     “这是当然,几位这边请!我们为您几位准备了二楼的包间,那里可以更好的观赏到七宝玲珑松。”长裙美女躬下身子,露出面前一抹艳丽春色,让周暮等人一阵目眩。

     “行,带路吧!”周暮无比淡定的点点头,心里却暗暗嘀咕起来。

     “等一下,你们是什么意思?”一个军装男子拦在周暮等人面前,毫不客气的指着周暮问长裙美女,“你什么意思?他们几个小兵都有包间?我堂堂张建龙却没包间可用?”

     周暮闻言看向对方的肩章,赫然是飞熊军团的一个统领,和薛以沫平级。

     长裙美女看着张建龙校尉,面色非常平静,但口气却隐隐有一丝不耐烦,“不好意思,这几位是我们富轩楼的贵客,请您多担待些!”

     张建龙已经仔细的看过周暮等人身上的肩章,见施宗的职位最高,也只是个小队长,顿时怒火蹭的一下就熊熊燃烧起来,“开什么玩笑,几个小兵蛋子,一个小队长,你跟我说贵客?你们富轩楼什么时候档次这么低了?”

     妈的!周暮顿时不爽了,但他转念一想,也不得不承认这事情确实有点蹊跷,薛以沫难道是这个酒楼的股东不成?

     周暮淡定下来,抱着双臂,准备看这位美女怎么处理这件事。

     “张统领,还是那句话,这几位是我们的贵客。至于如何给客人划分层次,那就是我们富轩楼的事情了。您稍等片刻,会有人接待您的!”长裙美女面无表情,声音也冰冷无比。

     周暮顿时笑了,这位美女还真是够毒的,话里话外都是挤兑这个统领的级别还太低,犯不着给他解释。

     简单的说就是:

     关你屁事!

     张建龙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好歹手下也统帅着上万士兵,走到哪里不是被人捧着,今天好不容易陪几位同僚,准备商量一点事情,却吃了个不大不小的闭门羹,现在被人讽刺城这样,就只差指着鼻子骂了,如何接受的了!?

     “算啦,老张,咱们就在大厅吃不也挺好的?”另一个军人走了过来,看肩章同样是飞熊军团的统领。

     周暮不由自主的撇撇嘴,显然这两人貌合神离,这哪里是来劝和的,分明是来搞事情的嘛!

     “草!信不信老子让你们关门停业,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张建龙爆发了,这要是传了出去,堂堂一个统领被人晾在一边,抢包间还抢不过几个天狼军团的小兵蛋子,这以后还怎么混!

     施宗等人顿时一阵心惊肉跳,这才叫神仙打架,看来马上就要殃及凡人了。

     “还有你们几个,老子怀疑你们贪污军费,不然哪来的钱在这里消费?你们半年的军饷都不够一桌酒席的!”张建龙指着施宗狂骂,以为他是周暮这群人里带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