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赌局
    一次又一次,看着周暮浑身是血的站起来,顽强的发起冲锋,老张心里也不安起来。一场一边倒的殴打,居然变成了持久战。

     更让老张压力巨大的就是,他完全不知道周暮的极限在哪里!

     现在有人出面,老张也乐得借此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不然万一真的被周暮打到了,那可就真的是丢人!

     黄中平龙行虎步的走了过来,看见的就是周暮再次勉强站直身子,然后狠狠的朝老张扑过去,然后再一次被打倒在地!

     这完全颠覆了黄中平对周暮的印象,让他情不自禁的仔细看了周暮一会儿!

     见周暮再次挣扎着站起来,黄中平眼里不禁暗暗闪过一抹赞许,但他随即想起自己的身份,于是大喝一声:“把这两人给我拿下!”

     几个如狼似虎的宪兵走了过来,将老张和周暮牢牢的按在地上,用绳子捆起来,然后才粗暴的提了起来。

     整个过程中,彪悍如老张也不敢稍有反抗。

     要知道在大夏帝国的军队中,军法官属于人人畏之如同蛇蝎的角色。

     他们就像一条毒蛇,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逮着机会就咬你一口,那冰冷的毒液瞬间就进入你的全身,让你反抗不能。

     于是看热闹的人群立刻散开,老兵们唯恐惹祸上身,纷纷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各自散开。

     老张全身被捆的结结实实的,心里极其不爽,不甘心就这样收场。于是他恶狠狠的对周暮说:“小子,三天之后就是全军大比武,你敢不敢跟我赌一把?”

     周暮自然知道他不怀好意,但在周暮的字典里,就没有认输这两个字!

     “赌什么?”

     “就赌你在大比武的名次比我低!你敢不敢!”

     “靠,你当我傻啊,你是小队长,我小兵一个,你有脸说!”周暮是脾气火爆,但是也不傻啊!

     “那我赌你在大比武的时候,闯不过前三轮!”老张一脸笃定的看着周暮。这个条件看似公平,但对周暮来说,其实是根本做不到的!

     周暮假装信心不足:“行啊,赌就赌,我赌一百块!”

     “切,小屁孩,一百块谁跟你赌?要玩就玩大点,五千块!”老张眼里满是戏谑,一脸鄙视的看着周暮。

     “靠,赌就赌!”

     周暮心里冷笑,这些账,我们一笔笔算!

     “好,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老张满脸冷笑,显然胸有成竹。

     周暮狠狠地一口唾沫吐在地上:“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老张顿时笑逐颜开:五千块到手了!

     小屁孩,跟老子斗?你还嫩了点!

     身为小队长,老张一个月的军饷是三千块,这下轻轻松松就有五千块到手,自然开心不已。

     黄中平站在一边,面无表情地等两人谈好赌约,才阴测测的开口道:“很悠闲嘛?还有心思打赌?希望到了军法处,两位还有这么好的心情!”

     见周暮和老张顿时脸色一变,黄中平才冷笑着向宪兵们做了个手势,率先转身离开。

     几个宪兵押解着老张和周暮两人,紧紧跟随着黄中平的步伐,迅速离开了。

     其实打架战斗这些事周暮一点都不怕,如果不是运气好,穿越到这个世界,他已经是个死人了!能多活一天,周暮都觉得赚到了!

     他唯独害怕的,其实是军法官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

     等周暮和老张跟着军法官黄中平离开,刚才纷纷散开的老兵们又呼啦一下聚拢在一起:

     “周暮这小子,今天这是爆发了啊!”

     “即便如此,依我看啊,周暮是怎么都不可能赌赢啊!这小子的脑子还是不好使!”

     “话不是这么说,就凭周暮刚才的表现,我跟你赌,赌他能坚持到第三轮!”

     “开什么玩笑?周暮能打败两个对手,闯到第三轮?我一百个不相信!我跟你对赌,我出一千块,你接不接!”

     顿时有人不干了,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能不让大家都参与呢?

     “不说了,要玩大家一起玩,我们开个赌局,就看到时候周暮能在大比武里坚持到第几轮,谁来坐庄?”

     前锋营第一大队的校尉赵晚秋正好在场,看到了周暮和老张冲突的全过程。

     整个前锋营除了薛以沫就数他职位高,自然当仁不让:“我来坐庄!”

     老兵们一看,有硬角色下场当庄家,那还怕什么,自然纷纷围了过去。

     “我买周暮坚持不到五轮,压一百块!”

     “靠,那我买他坚持不到三轮,我压一千块!”

     那边老兵们纷纷慷慨解囊,闷在军营里久了,自然想方设法的找点乐子!

     却说周暮这边,跟着黄中平来到军法处,心里忐忑不安。前任周暮那个家伙,擅离军营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按帝国军律,最起码也要挨十军棍。

     一想到碗口粗细的棍子打在屁股上的感觉,周暮就浑身一麻,心里开始默默祈祷。

     老张则乖乖的站在一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刚才虽然是他先动的手,但按军律,最多也就关个两天禁闭而已!

     果然,黄中平先处理的就是老张:“关禁闭三天,自己滚去受罚!”

     老张脖子一缩,没敢说话,乖乖的跟着宪兵们离开了。

     “至于你,周暮,擅离军营在先,出院后又打架滋事,有什么要辩解的没有!”黄中平坐在办公椅上,将周暮从头到脚扫描了好几遍,才慢条斯理的开口。

     “报告长官,属下没什么好说的,甘愿受罚!”周暮知道想狡辩是不可能的,还不如爽快一点,老老实实承认。

     “行,那我也不跟你废话了!来人啊,把这小子拖出去,先打他十军棍再说!”黄中平表情严肃,迅速做出决定。

     几个宪兵如狼似虎地冲了进来,把周暮拖了出去。

     周暮顿时心里一松,知道他算是逃过一劫:

     如果是严格算起来,别的不说,光是擅离军营,可以视作当逃兵,上军事法庭都有可能!

     现在周暮还有个挑起斗殴的罪名,居然只判了十军棍,已经是格外网开一面了!

     来到军法处大院的空地上,四个宪兵抓着周暮的手脚,把他抬了起来,平放在地上,牢牢的按住周暮的手脚,不让他有一丝反抗的机会!

     周暮一闭眼,十军棍而已,扛过去就好了!

     一根碗口粗细的木棍破空而来,发出尖锐的呼啸声,狠狠的抽打在周暮的屁股上。

     靠!

     周暮差点惨叫出声,还要反应的快,死死咬紧牙关,才没有出丑。但他的裤子迅速上渗出了大片血迹。

     啪!

     周暮浑身颤抖着,咬紧牙关,就是不发出任何声音。

     被老张一通暴揍,周暮都一声不吭,现在更不能认怂!

     十下军棍,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即便如此,十棍打完之后,周暮的屁股已经被打的血肉模糊,鲜血浸透了整条裤子,惨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