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班赛?
    一缕阳光从窗外射到何沉沿脸上。这导致一向不喜欢阳光的何沉沿翻了个身。

     过了两秒,何沉沿又坐了起来,无意识地望向了窗户。

     “又忘了拉窗帘了。”何沉沿摇摇头,这已经不是这个假期的第一次了,可自己总是会忘。

     穿好衣服,一开门就看到了正从靠墙楼梯走上来的的何沉封,与此同时,何沉封也看着他。

     “早?”何沉封丝毫不留情地揭穿了何沉沿睡过头的事实。

     然而何沉沿并没有甩他,倒是反问了句:“沉心和大哥呢?”

     “沉心还在睡,沉开出去了。”何沉封答了句,说着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大哥多久回上海?”何沉沿边下楼梯边问。

     “三天后吧。”何沉封后仰了一下,“你大哥也是蛮拼的,也稍微体谅一下吧。”

     何沉沿没说什么,何沉开为了这个家,大二在外面揽了四个工作,这也只是他口头这么说而已,也许更多,但绝不会少。

     至于何沉开为什么这么拼,是因为现在的家庭情况。何沉开的父母在他十五岁那年就因车祸离开了人世,当时何沉开是皱着眉头把这件事告诉自己一个十二岁和一个十岁的弟弟还有一个五岁的妹妹的。而自家的亲戚本来就隔得远,又不怎么熟,再加上一听这何翼死了,就巴不得不认这个亲戚,谁想摊上这么一个麻烦呢?

     于是何沉开就靠着父母留下来的一些钱苦苦地在地狱的隔壁中挣扎了三年,自己也就考到了上海,找了几份工作,每月往家里打点钱,减轻家里的负担。但由于种种原因,导致何沉开一直没有看见过自己的妹妹,然后就演变成了妹妹不认何沉开这个哥哥了。但何沉开也不介意,反正迟早她也明白自己的苦衷的。

     何沉沿叹了口气,自己也就在网上做些事,除了这事儿也就只有玩游戏了。

     何沉封突然转头:“对了,我后天要去河南。”

     何沉沿停住了下楼梯的动作。

     转过头,“哈?”

     何沉封斜着头,一脸懵逼。

     第二间房的门把手转动了。

     何沉心也站在了门口,二脸懵逼。

     “怎么了?”何沉心一看这架势不对,开口问道。

     双方沉默三秒。

     “没....没事。”何沉沿转过头继续下楼。

     何沉封完全没懂何沉沿在懵逼个什么,看着何沉心,回应了句:“后天我要去河南。”

     “哦。”何沉心向卫生间走去,留下何沉封一脸懵逼,这俩是吃错啥东西了,一个不闻一个不问的,怎么脑子都不好使了?

     何沉沿洗漱完之后就从客厅茶几上的袋子里抽了片吐司出来,对折,咬一口。

     刚咬下去,手机就响了。

     何沉沿拿出手机,屏幕上写着:“刘云”。

     于是何沉沿毫不犹豫地按下接听,然后就是一句:“哪位?”

     “我,刘云。”刘云答到,“你现在在哪里?”

     何沉沿又咬了一口吐司,口齿不清道:“家。”

     “啥?宿舍?”刘云道。

     何沉沿正思考着刘云是怎么把家听成宿舍时,刘云又来了句:“我不管你现在在哪儿,反正二十分钟后,在我艾欧尼亚的好友栏里看不见你的ID的话,就等着我把你的所有的‘光荣事迹’全部曝光在班群里。”

     “好好好你报个位置我马上到。”何沉沿直接是一连串说完这句话,连气都不带喘的。

     “凝聚网咖。”刘云的回答干净利落,当何沉沿正准备挂断的时候,又来了句:“如果我五分钟之后没看见你,哼,你懂的。”

     这句话中的“哼”的火药味非常重,使何沉沿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不过何沉沿又想了一下,“AYKM?!五分钟?!说好的二十呢?!”

     刘云花了几秒弄懂了“AYKM”的意思了,道:“这听起来确实有点像在开玩笑。”

     何沉沿心中笑笑,岂止是有点像,简直就是了!

     “那就放点时间吧,五分零一秒。”

     何沉沿脸色瞬间变了,“无聊,滚!”

     “不想要隐私了吧。”

     “十五分钟。”

     刘云顿了一下,“可以,但是一定要快,我们要开始了。”

     而此时何沉沿已经在下楼了,“开啥?”

     “班赛,上次打篮球遇到七班了,结果打了一场。”

     “输了?”

     “你就这么对我们没信心?我们赢了,47比34,结果他们有个人说今天他手抽筋了,要今天打把LOL来解决这个恩怨。”

     何沉沿到了路边,随手拦了出租车,“AYKM?打篮球的事是怎么变成了LOL比赛?”

     “当时我们本来说的是用篮球解决的,但是你也知道,较量过后对方就知道我们这边篮球打得怎么样了,所以,对面就说直接用LOL解决,顺便叫上几个女生,我觉得也行,就答应了。”

     “我倒是听懂了,就是说本来我们能完胜的,结果就是因为你想装逼所以就作死了对吧?”

     “怎么说话的?”

     “我说我这边有点堵,恐怕十五分钟之内是来不了了。”

     等何沉沿到网咖的时候,双方已经是杀的天昏地暗。

     何沉沿走到刘云旁,看了一眼战绩:7-7-2

     又看了一眼总比分:13-25

     “怎么打的?按常理来说不是你吊打对面吗?”

     “你真当所有人都有你这样的实力啊?”

     何沉沿习惯性地把手放裤兜里,摸出了两张纸片,心想,“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拍了一下刘云的肩膀,“等着,我去办事。”

     而这句话却被旁边的某人给听到了,这某人自然抑郁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跟了上去。

     何沉沿到了前台,把两张纸片给小哥看了一下,“吊打对面五只猪,亚洲大大。”小哥点了点头,拉着他到另一边去。

     某人悄悄走上了特权区,趴在花坛上瞄着何沉沿。

     “干的不错。”小哥点了点头,道,顺带把一张卡和一叠钱放在了何沉沿面前。

     “对了,我的东西还在你这吧?”

     “在这,现在要吗?”小哥低着头,向特权区瞥了一眼,自然看到了某人。

     “嗯。”

     “好,等着。”小哥转身向一个房间走去。

     没几秒,小哥就提着铁箱出来了。

     “这应该是你的吧?”

     “是。”何沉沿接过箱子,打开之后,把钱放了进去,就盖上了。

     “麻烦你了。”何沉沿拿过卡,“再见。”说完做了个手势。

     小哥没说什么,目送何沉沿离开。

     而某人蹲在花坛后面,一脸不可思议。

     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家伙,居然和网管有关系?还不简单!

     终于知道这个拒人千里之外的人为什么跟刘云有交情了,这么说的话,刘云也知道这件事,或者说,刘云也跟他一样?

     某人捂住了嘴巴,差点笑出声,全班除了一些不能入眼的,就只差何沉沿一个了。

     而此时,战局已经一边倒了。

     “怎么样?”何沉沿站在刘云旁边,看了一下数据。

     刘云的诺克9-12,黑切绿甲和亡灵板甲,还有一个水银鞋,再看一眼总比分,27-42。

     “怎么会这样?”何沉沿一脸不解。

     刘云摇了摇头,道:“我carry不起来,传了三次下,次次死,搞得我都崩了。”

     对方又在下路开打。

     刘云正准备传下。

     “别传,下路只有3个,E草丛。”

     刘云半信半疑,还是E了一下草丛,不出何沉沿所料,拉出了一个剑圣。

     刘云直接AWQA打出三层血怒,打掉了剑圣500多点血,但是Q被剑圣Q给躲掉了。

     一记走砍,四层。与此同时,从后面的三角草丛里钻出来个螳螂。

     螳螂直接WE过来,刘云直接交闪现,使三人站在一条线上,又是一记平A,打掉剑圣100多点血,还打出了血怒,加了100多攻击力。

     剑圣心知不妙,立马原地W。

     螳螂也Q掉了诺克400加点血。

     诺克靠着黑切的加速,冲到了螳螂身旁,斧子一起一落,300没了。

     刘云不慌不忙地按了一下Q。

     “唰”地一下,剑圣就倒在了地上,“靠你了,螳螂兄。”

     螳螂哭了,自己这400点血的,怎么反杀?除非诺克突然挂机,或者是停电?机子黑屏?

     因为Q到了剑圣,诺克又有了加速,正开着W向螳螂走来。

     螳螂按了R隐身,使诺克失去了他的踪影。

     诺克开启了扫描镜和疾跑…

     “Doublekill!”

     此时下路的战争也结束了,我方男枪获得双杀,自己和辅助都被维克托吃掉了。

     “这把还有的打,稍微注意一下就行。”

     刘云叹了口气,“幸好没传,否则高地都要破。”说着又把刚上线的一波兵刷掉了,“还好有你提醒。”

     “你直接推过去,然后传送劝退,卡牌直接传后,但你得先TP。”

     刘云把线推到了敌方二塔前,开始TP,顺便在麦克风里喊了句:“卡牌开大传下,注意视野,三角草有眼。”

     维克托一看诺克TP下来,又看了一眼周围的能见视野,都没有卡牌的踪迹,心想卡牌应该传上带兵线了,果断的在诺克的传送光束下放了个重力场。

     维克托微微一笑,心道我看你怎么跑。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张黄牌。

     “我天!这哪来的卡牌!”维克托叫道。

     卡牌直接一记走A上来,贴脸Q。

     “shutdown!”

     而同时诺克取消了TP。

     剩下三人成功推掉了主水晶。

     在一片灿烂中,水晶爆炸了。

     “Victory”

     刘云也露出了放松的姿态,伸了个懒腰。

     “这打脸打得飞快。”何沉沿一脸“啧啧啧”。

     “是,是何大哥教导有方,才使在下1V2过后,还协助队友击杀了对方中单。”

     何沉沿一脸嫌弃,“别,我可担不起。”

     对方一位阳光帅气的男生站了起来,道:“还有一把。”

     何沉沿一眼就看出来这是谁了,不说其他的,光凭颜值就知道他在学校有多受欢迎了。

     这位正是7班的班长,刘洪坤。靠着高超的篮球技术,既拉拢了一些学校里的混混,还获得了一大批女生的爱慕。

     当然认识的混混很少,是混混还打篮球?打人还差不多。

     扯远了。

     何沉沿拍了一下刘云的肩膀,“早饭吃了没?”

     刘云站了起来,放下耳机,“没有。”

     “巧啦,我也没有!”何沉沿凑到刘云耳边说了句:“等会儿告诉我后面那个女生是谁。”

     “走,吃饭去。”

     “你们不打了?”刘洪坤说道。

     “这么着急干嘛?让我俩空状态跟你们打?”何沉沿头都没转。

     随便找了一家面馆坐下。

     “那女的是谁,怎么跟着我?”何沉沿叫了碗素面,问。

     “我们班班花啊。”刘云答道,“真服了你的记性了。”

     “无关紧要的人我为啥要去记她?”

     “好歹也是同学吧。”刘云抽了双筷子,“范清绾这个人,跟其他的不一样,甩过的男朋友不止一场小有名气的足球赛。”

     “我去,22个…”何沉沿汗颜。

     “还有观众没算。”刘云平淡道。

     何沉沿在心中抹了一把汗,“那她为何跟着我?”

     “我咋知道?你直接当面问她不就得了。”

     “得得,先吃了,打完再说。”

     吃完后两人匆匆回到网咖。

     “你打什么位置?”刘云问。

     “中单吧。”何沉沿答。

     刘云点了点头,没说话。

     “来吧,你们已经输了。”何沉沿心中暗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