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我是工具?
    “沉沿,不是我说,你这么弄,对面怎么看?”刘云站在中路刷了波兵。

     “他们能怎么看?用眼睛看,我就开大上线了,他们能把我怎么地?”何沉沿头向左上偏了一下,瞅着刘云。

     “就算是低端局也不能这样吧,你不知道留个大招直接拆家吗?早拆早结束啊。”满怒状态的刘云看见赵信来了,直接上去一套秒掉了。

     “艹他娘!这伤害太爆炸了吧!打个什么!”刘洪坤直接跳了起来,扔下耳机开始大骂。

     旁边的服务员幽幽地来了句:“请轻一点。”

     刘洪坤又默默地坐下了。

     而另一边。

     “那可不行,我还有杀人书呢。”

     何沉沿到了线上选了张红牌,“你知道吗?”说着就在对面F4插了个眼,AQ出手打死三个小怪,一记带有E的平A收走大鸟,“从选英雄的时候,我就预见了结局会这样。”

     “是是,何家三少最牛逼,天天上课打飞机。”刘云直接来了个顺口溜。

     何沉沿选了张蓝牌,正准备收兵,结果刘云来这么一句话。

     何沉沿直接进入AFK状态,“丫的,今天不是你死就是亡!”说着就要掐刘云的脖子。

     “打团了打团了!”刘云喊道。

     何沉沿马上收回手开打,发现并没有开团。

     “敢耍我!看我不掐死你!”说着何沉沿又要掐刘云的脖子。

     “停停停!真打团了!”刘云整个被被何沉沿摇得天旋地转的。

     何沉沿马上坐回去,发现真打团了,可是蓝牌没了,但是现在可以用W了。马上选牌接Q,黄牌晕住ADC,平A带走,转头就瞄准被鳄鱼打成残血的豹女。

     平A。

     “DoubleKill!”低沉的电子声音响起。

     看见女警要跑,锤石一个闪现钩,然后,没钩到。

     卢锡安闪现EAWAQAR,打出最高输出,然后被牛头击飞,维克托QAER打身上,2秒后维克托大招一闪,卢锡安倒下。

     刘云上去就是EA九头蛇QAE,完美输出打掉维克托四分之三的血。

     卡牌加E的平A。

     “TripleKill!”

     选牌的同时A了四下,蓝牌。

     鳄鱼一个Q。

     “ACE!”

     何沉沿机械般地转过头,“你干嘛!”

     “管他的,反正赢了。”刘云一脸轻松,单手控制着鳄鱼刷兵线。

     “死开!别抢我兵!”何沉沿一个Q加红牌,一波兵没了。

     “怎么?低端局打了整个人就变低端了?”刘云按下Q,发现一个兵都没抢到,又看了一下计分板,二十分钟二百三十七个兵。

     两人一起回城,何沉沿出了个巫妖之祸,而刘云把黑切合成了,出了个残暴之力。

     然而其他两人破掉下路高地水晶。

     “小龙GOGO!”刘云在麦克风里喊道。

     五人集结起来,开始打小龙。

     突然从蓝BUFF门口钻出来五个人。

     维克托的混乱风暴先上来,发现五人在打龙,女警Q中了鳄鱼盲僧和卡牌。

     “等你们好久了!”刘云直接开大E了上去,正准备放第二段E时,被牛头WQ击飞了,同时击飞的还有锤石和盲僧。

     远处飘来豹女一标,维克托EQ,女警平A,赵信E上来R扫开锤石盲僧和刚上来的卢锡安。

     “Shutdown!”

     “啊,这集火。”刘云整个人都瘫在了椅子上。

     何沉沿依然不动声色地打龙。

     盲僧上去一个QQ闪现R踢回ADC,顺带击飞两个,结果就死了。

     卢锡安一个QAWAEA打得女警血条见底。

     何沉沿看准一个平A,收下人头。

     锤石闪现R留人,一个E把豹女往回刷。

     对方四人集火卢锡安,使卢锡安交了闪现,结果还是被豹女Q给戳死了。

     盲僧技能交完,撑了个3秒就死了,锤石更悲剧,只撑了2秒,但好消息是龙死了。

     “干得漂亮!看你秀!”刘云凑了过来,看着何沉沿的屏幕。

     何沉沿一个预判Q,打中豹女。闪现接A,瞬杀。

     “DoubleKill!”

     回头一个蓝牌,巫妖加E加W,756!

     “TripleKill!”

     赵信开启QW,想上来打卡牌。

     走A,102,走A,97,走A,104。

     赵信看了眼血条,只剩300多血了,我擦不对啊!反正掉头他也只能普攻一下,就是有E也打不死。

     “牛头你先上,我随后就到。”赵信转身就想走。

     何沉沿开启了R,又是一发普攻,有E又有巫妖。

     “QuadrupleKill!”

     牛头哭了,哭得撕心裂肺,说好的,说好的你随后就到呢?

     然后牛头带着不甘的心倒下了。

     “PentaKill!”触目惊心的血红大字出现在了刘洪坤的屏幕上,然后卡牌回城了,掏了件帽子出来。

     刘洪坤用颤抖的手按了一下TAB,二十三分钟,十二个人头,死零次,巫妖帽子法穿鞋,纳什之牙和20层的杀人书!

     再看刘云,七个人头,黑切贪欲布甲鞋加上残暴之力,见谁秒谁。

     刘洪坤果断按下了投降。

     “哎哎,你说你们同为刘家人,为何技术相差这么大?”何沉沿让卡牌AFK打塔,看着计分板道。

     “我怎么知道?”刘云在上路开心地带着线。

     何沉沿发现塔下只剩一个兵了,往回退了一下,结果后面钻出来个赵信。

     “小斗篷的赵信,有骨气。”何沉沿做了一个一个看起来像微笑,其实带有藐视和阴险的笑容。

     黄牌,AAQA,直接将巫妖发挥到极限,直接杀死赵信。

     一看聊天板,发现对方投降了。

     “难怪呢。”何沉沿喃喃道,有多看了一眼,发现是拒绝投降。

     “不是吧!”何沉沿发现后面钻出来三个人:女警牛头维克托。

     回头一个Q,几下走A把维克托打成残血。

     维克托转头想跑,卡牌闪现接A。

     “DoubleKill!”

     女警一发爆头,又一个E,再接爆头,打得卡牌只剩一半的血。

     何沉沿马上选了张黄牌,丢出去的一瞬间被牛头WQ二连了,但是卡牌还是丢出去了。

     “那真是个失误。”何沉沿脸上异常平静。

     落地四A带走女警,女警死前还交了个治疗,撑死多A了何沉沿两刀,最后的Q都没丢出来。

     突然一个Q从F4飞了出来,马上就要碰到卡牌的身板时,被何沉沿一个回撤躲掉了,顺手还A了牛头一下。

     牛头开启了大招,闪现逃跑,何沉沿一个预判Q,接上A。

     “QuadrupleKill!”

     豹女闪现过墙,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放出去的E被活生生的打断了!然后自己就死了!

     “PentaKill!”

     这是在开玩笑?

     两次五杀?!

     当这是人机吗?

     刘洪坤一方脸都是阴沉着的。

     何沉沿几乎是极限反应了,回撤走AQAWWA,幸好运气不错,选了张黄牌,否则就跪在这了。

     当豹女越过墙被何沉沿晕住时,何沉沿发现自己的大腿一疼,一记带E的平A打死了豹女,然后下意识地看向大腿,发现一双修长雪白的手正揪着自己的大腿不放。

     何沉沿马上望向刘云,刘云也发现了何沉沿在看着自己,也望向了何沉沿,那眼神好像再说:“什么事?”

     何沉沿用口语说:“她叫什么名字!”

     刘云也用口语道:“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

     “求你了,刘大哥!”何沉沿几乎都要哭了,这女人怎么揪人这么疼,她那么多男朋友是干嘛的,用来练揪人的?

     “范清绾。”刘云回答。

     “那个。”何沉沿心里一阵苦笑,表面上却是微笑着:“范清绾同学,请你把手从我的腿上拿开好吗?”

     “哦,哦哦。”范清绾可能是看入神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把手松开。

     王心咬牙,“是你们赢了,给你们钱,以后我们会恭敬你们的。”

     “哈?”何沉沿脸懵逼。“钱?恭敬?”

     “忘了跟你说了。”范清绾站起来,拍了拍裙摆,“我们加了点赌注。”

     何沉沿看了刘云一眼。

     “我忘了。”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帮你们打了,还没一个单子值钱呢。”何沉沿把后面那句话的声音压得很低。

     “比你一个单子值钱。”刘云凑到何沉沿耳边道。

     “哈?”何沉沿歪了一下头。

     “才怪。”

     “来,给你们一人三千。”范清绾从最左边发起,但没给何沉沿。

     “他呢?”刘云指了指何沉沿。

     “他?你没听到他说吗?他说早知道就不打了,所以就不给他了吧。”范清绾道。

     “不是他的话,你就要陪进去一万五!你知道吗!”刘云几乎都要发火了,还向前走了一步。

     “算了,我不要了,就当免费虐了把菜吧。”何沉沿一米八七的身高一站起来就很吓人,还伸手挡住了刘云,不让他前进。

     “看在你做为一个工具帮我赢了一把的份上,给你吧。”范清绾把钱递在了何沉沿手上。

     “你说什么?我是工具?”何沉沿皱了皱眉,刘云发现何沉沿脸色不对。

     “不要惹事,团长会生气的。”刘云提醒道。

     何沉沿眨了下右眼,意识自己知道了。

     “我告诉你,看着我们是同学的份上,这把我帮你打了,可是你说我是工具,对不起。”何沉沿一捆三千块钱扔在了地上,“就算我是工具,也不会为你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效劳。”说着就转过了头,向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