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宁楚天找麻烦,老友会面
    “什么!刹雨回黑柳巷了?”

     “里面那人是刹雨?”

     “我的天,真的是刹雨回来了!”

     “快去通知大人......”

     ......

     一时间在聚天铺之外围观的人都骚动了起来,更是有许多人忙着转播刹雨回归黑柳巷的消息,当年在黑柳巷内卷起腥风血雨的刹雨又回来了!

     宁楚天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的弟弟宁泽钦的右臂便是当年与刹雨起了冲突被刹雨直接切下的,当年刹雨内力顶天只有四重巅峰,但拥有暗器本领又有一身奇功,连内力六重的抚日境江湖高手都拿他没有办法,宁楚天不信这三年刹雨会没有半分进步,一时间还是有些犹豫,但终究丧子之痛战胜了判断,难不成我堂堂一个内力七重九段的握日境江湖高手会怕这小子不成?

     “刹雨,你杀了我儿子这账该怎么算!”

     “那种没教养的东西,杀了便是杀了。不然,你想怎么样?”唐昊语气冷漠,气势更是咄咄逼人。

     “你问我想怎么样?老子想杀了你!”

     “那你大可来试试。”

     唐昊慢慢地走出聚天铺大堂,唐潇紧跟在其身后,茗老轻叹一声往右边走了一步让开了位置,当唐昊走到茗老身边站定时,跟着宁楚天来的百号人无不是下意识地朝身后退了两步,宁楚天恶狠狠地盯着这个杀了自己儿子的恶徒,偏偏却没有主动动手,忽然宁楚天发现了唐昊右手皮肤泛着淡淡的青色,顿时张狂大笑起来,

     “没想到啊没想到,刹雨你这个混蛋中了我儿的‘破肖狂毒’!哈哈哈,今天就让老子送你上西天吧!”

     宁楚天直接冲上前来对着唐昊轰出一拳,站在唐昊右边的茗老伸手挡下了那一拳抬脚将宁楚天踢出近五米远,再次迎上了宁楚天,那百号人听见刹雨中了毒一个个跃跃欲试地准备将刹雨这个价值千金的项上人头拿到手,唐昊冷冷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低头向唐潇嘱咐道,

     “回阁楼,我过会来找你。”

     唐潇十分担心的看着唐昊,“大哥,你的身体......”

     “不用担心我没有大碍,去阁楼!”

     见唐潇进了聚天铺内屋后唐昊这才安心,转身面朝百余人冷冷地喝了一声,

     “我倒要看看三年后的黑柳巷的人有什么提升!”

     另一旁宁楚天一边用猛烈地进攻抵挡茗老的攻势大吼一声,

     “杀了刹雨我宁楚天事后必有重谢!”

     一时间在这二十米宽的街道上被堵得水泄不通。唐昊将左手早就准备好的一颗丹药塞入嘴里嚼碎吞入腹中,直接迎上冲过来的十人。

     唐昊侧身躲过了速度最快的身穿蓝色布衣的人的刀后背贴那人右手扣住其左手将他的刀打掉,左手探入锦袋一挥的同时将那人直接摔在地上,一手击出三十六道银色残影,那些残影并没有想象中的直线击中大家而是飞出了一个圆弧消失了一般,唐昊脚踩那蓝衣的人右手从怀中取出那柄六寸弯刃手起刀落,一人卒,就在已经冲上来的其余九人正有所动作时,忽然九人连着已经有所准备要动身其中二十七人全部倒在了地上,一时间要动手的人都顿了一下,停了下来。

     先前的三十六柄【雀羽】准确地命中了每个人的脖颈处,三十六道暗器以一个半空圆弧绕到了身后像回旋镖一般命中了脖子,唐昊冷冷地看着已经停下的众人,这正是唐门手法类榜单第十位——蝠翼轮回暗器手法,以毫无规律可循的轨道击出再神出鬼没般出现身后将人命收入囊中,先前大家都在寻找唐昊的破绽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他击杀蓝衣那人这里让唐昊把握了大家的疏忽从而得手,唐昊淋漓尽致地发挥出了暗器的锐利和变幻。

     大家也终于记起了三年前那个杀人于无形的刹雨是有多么恐怖了,一时间都开始有了犹豫。唐昊突然身体颤动了一下,一口浊血到了嘴边被他直接咽下,先前吃下的那颗丹药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麻痹,使自己感觉不到痛感,但先前剧烈的动作无疑使身体再次遭受了一次损伤,一些眼见的人大喊,

     “刹雨受伤了!大家快一起上去拿下他!”

     有人带头呼应,剩下的六十多人壮着胆子准备上时,从东街传来了一个嗓门洪亮的女人的声音,

     “老娘今天就看看谁敢动刹雨!”

     唐昊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淡淡一笑,“金婶还是没变......”

     听到这声音后,宁楚天也是一愣,被茗老抓住时机,结结实实挨了茗老一掌后的宁楚天连退了五步才稳住身形,啐了一口,“金三霞这泼妇怎么来了,该死的。”

     茗老倒是心中一片欣喜,有了金三霞的加入保住刹雨便更有机会了。

     一个身材高挑看起来只有将近三十岁年纪的女人从东街方向慢慢走来,身上一身红色的旗袍勾勒出她完美的身姿,但脸上的蛮横和怒气使得她看起来异常的凶恶。

     “那不是玉琼铺的金三霞吗?”

     “这下有点不好办了......”

     “等等,金三霞后面那人是谁?”

     一个身形有两米开外的大汉走在金三霞身后不远,全裸着上身肌肉线条极其夸张,肩膀上有一条十分狰狞恐怖的伤疤,背后背着一把巨大的斧头,腰间还别着两把精铁锤。他缓缓走来就像是个巨人一般。

     “匠铺的石穹!”

     “这还怎么打,早知道不跟着宁楚天这个疯子来这趟了!”

     金三霞慢慢走了过来石穹跟在其后面,没有人敢挡在他俩前面都纷纷让开了,金三霞见到唐昊后一脸的兴奋,急忙跑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唐昊,

     “雨小子你可回来了,让你金姐盼了好久了!”

     石穹见金三霞抱着不松开有点着急,这才冒出几个字来,

     “金姐,让我抱抱吧......”

     金三霞一脸的嫌弃,“雨小子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就抱抱呢,不让。”

     唐昊有些尴尬道,“金婶,您就放开我吧......”

     金三霞这才放开了唐昊,照着唐昊脑袋上就是一巴掌,“臭小子,叫我金姐!”

     唐昊赔笑着点点头,这才将面朝石穹说道,“石叔,别来无恙啊。”

     石穹也是抱了抱唐昊,“三年了,倒是结实了点......”

     金三霞这才想起周围还有这么多想杀唐昊的人,叉着腰愤愤地吼了一嗓子,

     “刚刚要动手的人呢,嗯?让我金三霞看看谁敢动雨小子?”

     就在眼见着没人回应的时候,东街方向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吸引了大家的视线,宁楚天冷笑道,“茗老,好戏就要来了!”

     茗老脸色一冷,炳乙武馆的人?今天倒是好不热闹!

     渐渐,一支像队伍一般的人朝这赶来,步伐齐整,每个人身上都穿着赤色马褂,马褂上金色的“炳乙”两个大字十分显眼,这三十人明显都是属于炳乙武馆。领头的是一个身形与宁楚天有些相像的红发男人是炳乙武馆的馆主苏邢俞,而走在苏邢俞左侧的正是有些肥胖的苏晓。

     苏邢俞淡淡地说道,

     “金三霞,你这话说得未免太满了。”

     “哼,老娘怎么说话关你屁事?”

     “当然关我的事!刹雨兄弟杀了我炳乙武馆十个徒弟还伤了家弟,我这个馆主、兄长自然要来讨回公道!”

     唐昊冷哼一声,“在黑柳巷里还讲什么公道,无非便是想与宁楚天联合起来拿我的命罢了,在这装什么善人?”

     苏邢俞淡淡一笑,“那便请刹雨兄弟和苏某过上两招了。”

     石穹猛地一跺脚,一声巨响,“雨小子受伤了,我来!”

     苏邢俞狂妄地一阵大笑,“石穹,这没你的事,就这么急着给刹雨出头?”

     石穹将身后背着的巨斧握在手中,淡淡说道,

     “雨小子的事便是我石穹的事。”

     唐昊感动地看着石穹,“石叔你......”

     石穹回身一笑,“我不会让苏邢俞伤到你的。”

     金三霞不满地吼道,

     “什么啊!你们把老娘忽略了吗?苏邢俞,老娘跟你打!”

     场面一度混乱,正当大家都准备开始动手,

     “够了!”

     一声极具威压的怒吼将大家都镇住了,一个面带些严肃、一身黑色衣裤老者从西街方向缓缓走来,苏邢俞等人上前作揖,苏邢俞道,

     “柳老,您怎么来了。”

     “老夫今日要是不来,我看这东南街便要被你们几个拆了!”

     “您说笑了,我们怎么敢做这等事......”

     这个白发老者正是黑柳阁大长老柳玉,柳玉向茗老点了下头便将视线转向了唐昊,

     “没想到啊,刹雨,你一回来黑柳巷便异常的‘热闹’啊......刹雨,你就和老夫走一趟吧,取黑柳阁内把一些事说清楚。”

     唐昊冷冷地看着柳玉,没有一丝的畏惧,淡淡说道,

     “我只是来买些东西并不想和黑柳阁有来往。”

     “今天你不去黑柳阁也得去!”

     “若是我就不去呢?”

     “那恐怕你就不能活着走出黑柳巷了......”

     茗老忍不住说道,

     “柳玉,这未免太过强硬了。”

     “在黑柳巷内杀了人自然是得来黑柳阁‘做做客’,何况,”柳玉瞥了一眼宁楚天,“杀的还是宁破肖,黑柳阁贵宾的儿子......”

     金三霞忍不住吼道,“这事没门!”

     “我可以和你去黑柳阁。”

     “雨小子,你?”

     唐昊出手挡住了金三霞,接着说道,

     “不过黑柳阁得答应我一件事。”

     柳玉饶有兴致地看着唐昊,

     “哦?老夫还是第一次听说请人到黑柳阁需要付报酬......”

     “我知道你们黑柳阁想做什么、要什么,除非先答应我,不然我不会跟着你回黑柳阁。”

     柳玉哈哈大笑,

     “好!老夫就自己做主答应你了!走吧,刹雨。”

     唐昊转身朝金三霞、石穹和茗老深深鞠了一躬,

     “茗老、金婶、石叔今天谢谢你们,这恩我刹雨有机会再报。茗老覆云先交给你了,我去去就回,告辞。”

     金三霞还想说什么被唐昊用眼神制止了,茗老对着唐昊点了下头表示答应了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小子就是太倔了,不然完全是可以直接出黑柳巷的......”

     看着唐昊跟着柳玉走了,宁楚天气得咬牙切齿,

     “没亲手杀了这小子真他娘地晦气!”

     苏邢俞冷笑道,

     “放心吧宁兄,只要是进了黑柳阁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刹雨这小子算是栽了!”

     随着人都散了,茗老也招呼伙计重新整理了一下店铺大堂,急急上了阁楼,只见唐潇一个人在那里坐着干着急,潇宝趴在他脚边睡觉。唐潇见茗老上了阁楼急忙问道,

     “津爷爷,我大哥人呢?”

     “哎,被黑柳阁的大长老带回去了。”

     “啊?怎么会这样,津爷爷你这么厉害没有救大哥吗?”

     “是雨小子自己答应的,老夫也无能为力......”

     唐潇一屁股坐在了木椅上,想着唐昊身上还有毒伤就无比的担心,茗老上前拍着唐潇的肩膀安慰道,

     “要相信你兄长,他一定会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