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唐潇的故事,这湖泊之地的故事
    “嗯。”

     唐潇安静地坐在唐昊身旁,唐昊抬头看着空中的明月像是在沉思也像是在回忆,许久才慢慢开口,

     “以前有一个男子,因为父亲给予的厚望他一直都在潜心修炼,但渐渐因为成长见识了更多的事、更多的人,他遇到了一个让自己心动的女子,那女子笑起来甜甜的,对待不管是谁都很好、很善良,男子因为一次与成天欺负人的门内兄长打架,遇到了那女子,她给男子擦了脸上的血渍,男子被她那美好的微笑深深吸引而喜欢上了她,得知那女子是自己门派内阁长老的孙女,男子为了能认识那个女子便更加潜心的修炼,直到他站在了同龄人的顶峰,进入了内阁。相识后才知那女子一样也喜欢着他,他们很顺利的在大家祝福下走在了一起,得到了内阁长老的同意、父母的支持,他们两个天天都在一起,男子总喜欢将那女子高高抱起,看着女子开怀大笑,心里不住的温暖......”

     唐潇听着这个美好的故事,唐昊突然停住了,唐潇有些奇怪地扭过头朝唐昊看去,因为唐昊高大的身影又是抬着头的唐潇没办法看到唐昊的神情,但唐潇清楚地看到了唐昊微微扬起的嘴角,唐昊大哥为什么会笑呢...正在他疑惑的时候,唐昊的声音再次响起了,,

     “但一次年轻辈的江湖大会,本来那男子的门派不会参加,可男子却偷偷带着伙伴参加了,男子在大会夺人眼球吸引了许多门派注意,男子被迫要加入其它门派,男子拼死突围未果受了重伤,伙伴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其中一个更是直接当场被杀,幸好那女子将男子参与大会之事通报了长老,长老们带领门派内精英弟子赶来救回了男子等人,因为门派修炼之法的强势力压众门派,回到门派后男子因为已经重伤没有被处刑罚,却也被关了一个月紧闭,重伤的男子在紧闭过程中没有人照顾,女子总是偷偷去给男子疗伤打理细心的照顾他,本以为无人知晓但还是被长老们知道了,女子破坏了门规理应被逐出门派,但男子拼命乞求长老们希望自己代替女子被逐,最后内阁长老、那女子的爷爷决定为女子找一门亲事将女子许配给了一个内阁的嫡亲弟子,男子紧闭结束的日子正是女子和那内阁弟子订婚之日,男子疯了一般带着女子逃出了门派,带她来到了父亲告知他的世外奇境,两人在这里生活了近一年,远离外面凡世的一年,男子和女子在这里得到了真正的温暖和爱,本幸福的生活着互相发誓要长相厮守,但事与愿违,男子的父亲终究没有办法瞒住此事,这地方还是被找到了,女子的爷爷、那个内阁长老出手击杀男子,女子并没有什么功力却...”

     唐潇见唐昊停住了,因为听得太投入便不由自主问道,

     “那女子怎么了?”

     “挡在了我的身前,她去世了!”

     唐昊近乎呐喊的嘶吼,唐潇这才回过神来,唐潇看到了唐昊正痛苦涕泪,唐昊疯狂地怒吼着,

     “为什么要挡在我身前!明明应该是我去死,我该死啊!为什么死的是你,为什么!”

     唐昊疯狂地怒吼惊醒了潇宝,只听见右边木屋那传来了潇宝的阵阵虎叫,唐潇看着唐昊这样自责的怒吼着心里特别的难过,急忙一把抱住唐昊的左臂,

     “唐昊大哥不要这样好不好......”

     唐昊渐渐冷静了下来,他揉了揉自己的双眼示意唐潇自己没事了,唐潇才慢慢松开了唐昊,唐昊原本就低沉的声音现在听起来有些嘶哑,让人觉得很可怕,

     “我就是那个没用的男子,而唐洁儿便是那女子,是我对不起她,是我没用保护不了她...所以我退出了门派,走前父亲并没有阻拦我,而是把你交给了我,那时的你只有四岁,我,二十三岁...”

     唐潇有些激动地问道,

     “唐昊大哥,我记忆里那些青红色的古楼和山水都是真的?”

     “嗯,那是我原来的门派也是你原来的门派。”

     唐潇又想问些什么时,唐昊抬手示意唐潇不要问了,唐潇强压下自己内心的渴望看向唐昊,唐昊见唐潇住口这才开口道,

     “唐潇有些事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要相信大哥,不久的将来大哥会全部一一告诉你。”

     唐潇犹豫了一下,这才缓缓点头,

     “嗯,唐昊大哥我相信你。”

     唐昊揉了揉唐潇的头,有些颤抖地说道,

     “这湖泊之地便是当初我与洁生活了一年的世外奇境,而这三座木屋便是我修建的...原本说好三座木屋都要取好雅名,要住一辈子,现在......”

     唐潇见唐昊又落寞了下去,忙问道,

     “唐昊大哥,这三座木屋都叫什么名字?能不能告诉我?”

     “浮浩月明镜中境,一点;连节星点境中镜,四余;月星之挚此生逝。右间就叫浮浩,中间那座叫连节,我们身下这间便叫月星铭,这都是她取的名字......”

     “浮浩,连节...抚昊,恋洁...”

     “我们明天就走了,先去一个地方再回唐门。”

     唐潇才想起要与唐昊谈的事情,急忙说道,

     “唐昊大哥,我还有事要和你说。”

     “嗯?”

     “大哥,你其实是受伤了对吗?”

     唐昊的身子明显顿了一下,

     “看出来了吗?”

     “嗯。这四个月大哥每天一到下午便一人去北面的树林,直到夜晚才回到木屋,只有这些天才没有了这习惯,我猜大哥一定有事瞒着我,而这种事一般都是受伤之类的。”

     “被你猜到了也没辙,你啊,倒是机灵!”唐昊揉了揉唐潇的脑袋,“我也是犯了一个错误,我帮助了一个因为触碰禁功的朋友逃离了一个专门锁住这类人的地方,在那过程中受了一些高手的重击,经脉出了些问题,不过幸好我运气好只用了这短短四个月便恢复了。”

     “是大哥离开前说的那个至亲的朋友吗?”

     “嗯,他与我从小便是好兄弟,虽然门派不同但我们还是一直在一起玩耍,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习武天才,可惜了...”

     “大哥,可惜什么了?”

     “他偷习了他们门派内的禁功,修炼不当走火入魔,当场弑杀了七个同门,被捕了。”

     “那大哥帮他出来会不会害了别人?”

     “不会,我将他带去了我父亲的一个朋友那,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医师,我相信他不会有事的。唐潇,明天就要走了快去休息吧,好好睡一觉。”

     “大哥你不睡吗?”

     唐昊看着天上的明月,淡淡地说道,

     “我想再好好看看这里,看看这里的日出......”

     “嗯。”

     唐潇下了木屋顶回到屋内在唐昊给自己做的木床上躺下,回想着唐昊今天晚上与自己说的这些,“唐昊大哥说的便是爱吗,原来大哥这些年过得并不好......”

     唐昊盯着明月发呆,喃喃道,

     “洁,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