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遇刺杀行动;唐昊归来
    那人以极快的速度贴近唐潇,手中更是出现了一柄闪着银光的短匕首,唐潇无法再作出其他反应,双手朝那人挥去,二十道银色之影直奔那人,那人毫无波澜的直冲向唐潇。二十道「银铃」短刃飞掷暗器在冲至那人面前时悄然分散开来,绕出圆弧线,以那人为目标射去,二十个不同的角度包围了那人。这正是唐昊所教的六个暗器手法之中的一个——一点分雨色。唐潇发出二十道「银铃」后又补了一柄以「凝燕回翼」手法射出的长形环形飞掷暗器「雪羽」,催动内功拼命狂奔,余光扫到那人之后,唐潇整个人身形一泄,速度在瞬间也是慢了不少,只见那人一边狂奔一边挥动着手中短匕首,像有千只手一般以一手之力在刹那间击落了那二十道不同方向的「银铃」外加一柄「雪羽」,甚至眼睛都没看一眼。

     这怎么可能!那人右手握着的短匕首收入了锦囊,速度猛增,右手向唐潇探来,唐潇眼见着已经逃不开了,而四周并无他人,只能硬着头皮上。大不了就是一死。

     唐潇不再向前逃离,而是转身直至那人,身形有些飘渺的踏出迷萧步法,左右脚踩着点绕那人游走来,那人无所畏惧直接将手探来,唐潇一喜,不躲么?那便来试试我的搏击术吧!

     唐潇右手抓向那人伸来的右手,左手顺势朝其右肩抓去,那人不屑似的左手一挥以内功之气顶开了唐潇左手,其右手一握,唐潇右手也是一阵的麻痹,他右脚一点地面发力,整个身子像蛇一般掠向那人,那人一个后空翻企图拉开与唐潇之间的距离,而唐潇并没有直接放弃一段猛冲跟随直上。双腿绕上那人腰间,双手滑向那人肩头,用力一收力,整个人似一把大锁一般紧扣住那人,十指抓在其穴位不放。那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近蟒擒术?有意思。”

     极其低沉的声音在唐潇耳边响起,唐潇心头一紧,他怎么会知道这近蟒擒术...在唐潇心中惊涛骇浪时,那人猛然发功,雄厚的内力震开了唐潇,倒飞出去的唐潇被甩出了有五米多之远才稳定了身形,那人黑色面罩下仿佛笑了一下,又对唐潇发起了一轮进攻,唐潇拼命催动内功之气提速后退而逃,额头冷汗直冒,按刚刚那瞬间爆发的内功之气来看,这人最少有四重境界,“今天可能麻烦了...”

     唐潇再次动用紫极魔瞳,双手在锦囊内外来回挥动,只是几次呼吸,上百道飞掷暗器射向那人,唐潇一边发出暗器一边往休舍跑回去,现在是临近黄昏时,去休舍一定能遇到人!

     那人紧随而上,双手挥动快得出现了残影,只是一个呼吸不到,那上百道暗器伴随着叮叮叮声无不例外皆是一一落在了地上,唐潇通过紫极魔瞳提升,也看到了那人双手发出的东西——一枚枚细长的银针。眼见着已经毫无退路、无路可行之际,从锦囊内取出了一个闪着金光的土黄色圆柱形暗器,机括类暗器排行榜第六位的「天花一浮朽」,强攻之器。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装「悬月折天」了,唐潇果断放弃了那件精准但要装在手肘上的小型机括暗器。打开了暗器保险,

     “去死吧你!”

     唐潇口中喊道,右手也同时扣动了「天花一浮朽」的板机,六道快如闪电的淡金色影子一瞬间便已经来到了那人面前,那人眼瞳紧紧收缩,令人赞叹的反应速度,身子后倾脚下带起一串淡紫色影子猛然向后退去。唐潇正准备扣动扳机发射第二轮时恰好望见了那人熟悉的步法,

     “鬼影迷踪?是唐门内门弟子?”

     那人以极快速度向后疾行了近百米才停了下来,见已经暴露的身份,那人也没有再作出任何过分的行为了,只是看着唐潇慢慢走来。唐潇架着「天花一浮朽」警惕地看着这个想要他命的人,但心中并不恐惧,因为他相信这唐昊大哥离开时送他的这件高级暗器的发射速度和威力,而且,那人已经中了两箭了,「天花一浮朽」的箭头铸有血槽,有放血功能定能让那人吃不少苦头,

     “你是谁?”唐潇急不可耐地又问道,“为什么要杀我?”

     问到第二句时,唐潇已经大致猜到了这个人一定是那个唐琳找来的,又记仇又有一定的权力,还蛮不讲理!早在那次对峙中,唐潇不仅将唐琳气得不轻,还收走了人家的「红花散云针」,虽然后面她有叫人将五千钱交给唐虎,但也扬言,说唐昊不在唐门内,她终有一天会报仇的...唐潇皱起了眉头,真是那唐琳派来的便太过分了,简直欺人太甚!

     在唐潇已经有了思考后的答案时,那人还是没有说一句话,而原本只有百米多的距离现在只有进三四十米的样子了,唐潇一急,手中架着的「天花一浮朽」往前顶了顶,

     “你到底说不说?别再往前走了!”

     当唐潇刚怒斥完时,那人停住了脚步,黑色面罩下发出的声音并不像先前那般低沉,而是一种富有磁性的迷人男嗓,

     “你不认识我了吗?”

     唐潇听见后先是一愣,这才仔细看了这人身形,挺拔的身姿、近九尺的身高,再加上这熟悉的音色,这不可能......唐潇有些呆住了,口中颤颤地问道,“是,是唐昊大哥吗?”

     “傻小子,终于认出我了啊......”

     那人摘下了黑色面罩,一张近乎完美的、英气十足的脸庞,那双炯神有力的眼睛,这不就是唐潇日盼夜盼的唐昊大哥么。想着之前唐昊对唐潇做出种种的必杀之举,唐潇原本激动的心情渐渐被愤怒所替代,说话的语气也是浅浅变得高昂起来,

     “唐昊大哥,你为什么才回来便要杀我?”

     “我怎么会要杀你呢,我是想看看这大半年你有没有努力。”

     “我当然有努力!”唐潇突然想到自己之前这大段时光的付出,鼻头一酸,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我一直都在努力着的......”

     “傻小子,干嘛要生气呢,大哥只是有些心急想要看看你的努力成果,只有这样逼迫你才能看出你究竟提升了多少。”

     “我刚刚以为我就要被你杀死了......”

     唐昊苦笑道,“我怎么会杀你呢...没想到大哥我送你的暗器,第一个中招的竟然是我自己.....”唐昊拔出了「天花一浮朽」的箭,而那右肩也早已是一片血色了,唐潇心中的愤怒在看到这大片血红色之后也是动摇了起来。急忙道,

     “我不是故意要用这「天花一浮朽」对付大哥的,我只是不知道那是大哥你...”

     唐昊笑道,“这点小伤没事的,跟我先回休舍你的屋子,汇报汇报这大半年的成果啊。”

     “恩。”唐潇朝唐昊走去,唐昊突然想到,“你先回休舍,我来处理这些暗器,回去等我。”

     “好。”唐潇对于唐昊总是下意识的便听从了其安排,那是一种打心底而出的信赖、信任。

     唐昊踏出鬼影迷踪步法带起了一阵阵紫影,快速收拾着这一路上掉落的暗器,心中也是大为感慨,

     “这八个月左右来唐潇这小子没有懈怠啊,没想到他会去学习近蟒擒术这类格斗技,也不知道那小子还练了什么,真让人好奇.....”唐昊突然感到右肩一阵吃痛,看了看右肩上全是血迹的残破衣物无奈苦笑道,

     “没想到啊,这上榜的暗器就是厉害,要不是事先有察觉今天可能就在介屿叔造的暗器和唐潇那小子手上交代了。看来下次得去找介屿叔再拿把高级暗器了。”

     唐潇回到了休舍,坐在木椅上平息着先前异样的怒火,冷静地思考刚刚从一开始便不致命的刺杀。

     “唐昊大哥肯定是因为想了解我的进步才这样做的,我刚刚一开始确实没有冷静,如果不是一味地逃跑而是一开始便回身反击,或许结果会更好。”

     正当唐潇一人在自言自语间唐昊悄无声息进了门又轻轻关上门,唐潇见唐昊真真切切地站在了自己面前,心情终于抑制不住如同大海狂浪般汹涌翻滚,

     “唐昊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是啊,我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