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一波未折一波又起;血拼大头蛇皇
    唐潇用回折线手法朝那条大头毒蛇掷出一把【孔雀舞】,【孔雀舞】飞去时因回折线手法突然变换方向倒钩住了蛇的尾巴,正准备踏出迷影潇潇步法离开时,那蛇竟直接自己断尾后从树干滑下,盯着他,蛇信子一吐一吐的,唐潇看着充满敌意、不依不饶的大头毒蛇,额头上多了几滴汗水,以自己一重五段的内功和对暗器的熟识对付这条大头毒蛇应该没有问题,但这只是在不考虑蛇毒的前提下的认为,唐潇决定不与这条蛇纠缠,想办法跳脱。刚想到这唐潇便催动内力撒腿就往后跑,速度被不断提高,唐潇也是听到了后面的“嗖嗖”声,看来那条大头毒蛇追上来了,他通过粗大的休枫树不断快速转变方向,在近一刻钟的疯狂跑动下才停了下来,刚庆幸成功甩开大头毒蛇的唐潇突然意识到自己迷路了,而且这个环境的休枫林颜色更浓烈应该是到了休枫林森林内半圈了,“这下麻烦了!”唐潇将剩下的一把【孔雀舞】收入锦囊,懊恼地拍了拍额头,无论如何都要冷静下来。唐潇决定抓紧时间寻路,“离天黑应该还有三个时辰左右,一定要先离开休枫林在计划了。”

     唐潇确定了之前的方向,开始小心翼翼地往回赶,一路上还没忘记把剩余的三株彩熏草采齐,可他却忽略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一大竹筐的彩熏草散发着浓浓的酸味和香味。正当唐潇在采取最后一株彩熏草时,一种诡异的“嘶嘶”声从他头顶传出来,“又是大头毒蛇!”唐潇果断抓起竹筐快速后退,眼睛正好对上了一双暗红色的蛇瞳,一条近十米、通体紫色、巨大蛇头上有金色斑点的大头毒蛇,唐潇吞了一口口水,“这...不会是大头蛇皇吧......”大头蛇皇的蛇信子一伸一伸,硕大的蛇脑袋晃来晃去。唐潇知道自己肯定逃不了了,蛇皇的速度绝对不在内功之气达二重境界的高手的速度之下,他将竹筐平稳地扔到一棵休枫树干上,然后双手探入随身锦囊之中,大不了和它同归了!

     大头蛇皇张开血盆大口朝唐潇快速滑来,唐潇一愣,大头蛇皇不放蛇毒?他左手一挥,一把【剔骨银针】射向蛇皇,可那蛇皇的表皮仿佛铁铸一般,针并没有刺入蛇皇身子里而是“叮”的一声弹开了,唐潇双手按住蛇头一跃而过,用迷影潇潇步法瞬间拉开了百米的距离,大头蛇皇猛然回头,双竖瞳微微泛着黑色依旧紧盯着唐潇。“蛇皮上有毒!”唐潇不住惊呼,他刚刚接触了蛇皇头的双手手掌心全都一片紫红,还有一阵阵麻痹感,原来蛇皇的毒都在表面!唐潇双手开始有规律地挥动起来,一把接着一把的暗器从唐潇手中射出,射在大头蛇皇蛇皮上一串“叮叮当当”,通过迷影潇潇步法的变幻无常与蛇皇不断对峙着,而蛇皇却似一个狡诈精明的人类十分的冷静、不动声色。“这蛇皮怎么这么硬!”唐潇锦囊内的飞掷类暗器已经快用得快差不多了,大头毒蛇表面却只有一些刮痕罢了,唐潇左右手各拿着三把【雀羽】,这是最后的六把飞掷暗器了,唐潇运转芥子境界的紫极魔瞳绕着蛇皇,企图能找到蛇皇的一丝薄弱之处,他右手一动,三把【雀羽】射出,准确的射向了大头蛇皇的左眼、蛇息和蛇头下一寸,射往蛇息的【雀羽】被蛇皇一个侧滑躲了过去,但射向蛇皇左眼的【雀羽】仿佛长了眼睛一般弯折射去,在一点花雨手法帮助下贯穿了其左眼瞳,蛇皇左眼眼皮抖动着,有一些橘红色的血液流出来,蛇皇张开嘴愤怒地“嘶嘶”叫着,粗大的蛇尾朝唐潇缠来,唐潇附身躲过,突然一句话从他脑中浮现出来——打蛇打七寸。

     唐潇收起所剩的三把【雀羽】突然爆发了自己速度的极致,一边躲闪蛇皇的攻击一边踏起一串迷离步法往蛇皇身下靠近,他取出锦囊内的【诸葛神弩】快速上机簧冲着蛇腹前对其就是扣下扳机一阵猛射,橘红色的血液喷射出来,近距离的喷射溅了唐潇一身血,大头毒蛇那暗红的蛇瞳猛然一紧,蛇口张开后朝唐潇喷吐了一滩的黄色液体,像胶水一般粘着唐潇令他无法脱身,紧接着蛇皇便用巨大的蛇身一圈圈缠住了他,唐潇拼命挣扎却越动越紧,蛇皮表面的毒疯狂侵蚀着他的皮肤,,眼睁睁的看着蛇皇那个大头向他伸来,张开了那蛇口朝他右胸口咬了下去,强烈的毒液顺着血液直流向心脏,伴随着巨大的疼痛感使唐潇的神志开始有些涣散了,他咬牙强撑着架起那把【诸葛神弩】对着那蛇皇额头发射了机匣内最后的六支弩箭,大头毒蛇渐渐松开了咬住唐潇的嘴,蛇身的缠绕也开始慢慢的松开了,唐潇右胸口上被蛇毒侵蚀得一片血肉模糊,两个蛇牙留下的伤口已经开始溃烂。他从锦囊里摸出用来治疗肉体创伤的创血药和缓和大头蛇毒的绿蛇胆捏碎了后混在一起吞了下去,心中祈祷着希望绿蛇胆能对蛇皇毒有所缓和...唐潇靠在一棵休枫树旁盘膝闭目,极其小心地运转着贤凝功,暖流从丹田处散开至筋脉的每一处,抵抗着那浓烈的蛇毒,至始至终十岁的唐潇都表现出了超乎同龄人的沉着......

     近半个时辰后,从唐晓身体内往外喷散出了些许淡白色的毒雾,他缓缓睁开眼,满脸的凝重,“才将蛇毒排出去两成左右,恐怕是真的活不久了...”他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漫无方向地走着,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不清,随着毒素的侵蚀身体也渐渐虚弱起来,脚步更是越来越沉。天已经开始暗了下来。唐潇的步伐有些弥乱,身体也不受控制的晃动起来,体**功之气十分弥乱他隐约找到了一个被些许草灌丛遮拦的洞穴,他强撑着身体朝那小洞穴走去,刚进了洞穴后唐潇就瘫坐地上靠在穴壁上沉沉的睡了过去。